您的位置:首頁?????古典武俠?????
雙姝劫1-17完整版作者Husky

剛才發現這個文章有人只貼了2章,我貼完整版,不算重復吧?非常經典的文章

【一】

正趴在謝小蘭身上休息的周濟世,經過了一段時間,好不容易才回過氣來,一看時間,已是華燈初上的時光了,這才想起還有個曠如霜來,也不知她何時回來,要是目下回轉的話,就算是平時也不是她的對手,更別提當下經過數番淫欲,己是強弩之未的自己所能對抗,經過一番思索后,急忙將昏睡中的謝小蘭的昏穴制住,起身穿衣之后,再將赤裸裸的胴體以棉被捆扎妥當,就待抬起謝小蘭離去,這時由屋外遠遠傳來一陣衣袂破空聲,周濟世暗道不妙,匆匆在桌上沾水寫了幾字,便帶著謝小蘭跳窗而出,隨即找了個地方掩起身形。

方才藏妥,便見一條白色身影疾射而來,分明正是曠如霜,周濟世更加屏氣凝神,不敢稍動分毫,深怕稍一不慎讓曠如霜給發覺,豈不枉送性命?

曠如霜經過一陣急趕,終于回到客棧,也不待叫喚,隨即跳墻而入,疾奔謝小蘭房間,甫一進門,卻不見謝小蘭身影,心中暗道:“不好!果然中計了。”

環目四顧之下,只見桌上以水寫著:“欲尋小蘭,村北五里處,山神廟中一會”

。此時的曠如霜早已急成了熱鍋上的螞蟻,當下不及細想,立刻一展身形,如迅雷般朝北電射而去。

看到曠如霜如此快捷的身法,周濟世忍不住打了個寒顫,心中暗暗叫道:“好險!要是再慢一步的話,一定性命難保,看樣子這丫頭的功力要比謝小蘭還要高上幾分。”接著臉上露出一抹陰森的冷笑說道:“笨丫頭,現在先讓你得意,等明天  嘿嘿  我倒要看看你怎么逃出我的手掌心  ”語畢,抱著謝小蘭朝著大牛家奔去。

回到大牛家中,將昏迷中的謝小蘭放在床上,隨即再回到客棧,見曠如霜尚未回轉,只見掌柜正獨自坐在堂上打盹,偷偷將掌柜給制服之后,隨即易容成掌柜的模樣,匆匆布置一番之后,便回到客堂之中,靜候曠如霜回來自投羅網。

且說曠如霜趕到村北之后,遍尋四處卻那里找得到破廟所在,這才知道又再次中計,不由得恨恨罵道:“好個狡獪的賊子,最好不要落到姑娘手上,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心中卻不禁為下落不明的謝小蘭擔憂起來,想到自己受她師父所托,如今卻不慎將人失落,虧得自己行走江湖多年,竟然連連失算,不禁暗暗責怪自己太過疏忽。

經過一番自責之后,曠如霜心想,還是先回客棧看看,是否能找到些蛛絲馬跡,以便追尋蘭妹下落,打定主意后,立即又朝客棧馳去。

回到客棧,只見客棧掌柜當面迎來,口中招呼著:“大姑娘,您回來了,要不要吃點什么?”曠如霜答道:“不用了,你有沒有見到我蘭妹?”掌柜回答說:“您是說另外那位姑娘吧,她不是在房里嗎?對了,說也奇怪,今兒個晚膳時也沒看她出來用膳,是不是有什么事呢?”

想了一想,這些鄉下人也沒什么好問的,曠如霜揮一揮手說:“算了,沒什么,你先下去吧。”說完,便朝謝小蘭的房中走去。

到了謝小蘭房中,曠如霜四下查看,只見謝小蘭的行囊寶劍尚在,只是人卻不知所蹤,床榻上的被褥也不翼而飛,正在百思不解之時,突聞掌柜在外叫道:

“姑娘,我來給您換茶水了。”曠如霜經過大半天的奔波,此刻也覺得有些饑渴,偏偏謝小蘭失蹤一事弄得食欲全失,這時見客棧掌柜送來茶水,于是便開門讓他進入。

只見那掌柜提著一壺茶走了進來,嘴里說著:“兩位姑娘,不知什么時候用膳,咱們這小地方可不比那些大城鎮,再晚些可就  ”說到這里,突然發現房中只剩如霜一人,便急忙問道:“怪了,怎么沒見到那位姑娘?又沒見她出門?

”曠如霜正當煩躁,揮了揮手說:“算了,你將茶放著就好,先出去吧!”只聽那掌柜的嘴里猶自咕噥著,也聽不清說些什么,便將手中茶水放置桌上,回頭將門帶上,便自走了出去。

曠如霜一再檢視,卻仍不見任何線索,越發覺得煩燥不安,于是倒了杯茶,邊喝邊思索著,這時化裝成店掌柜的周濟世,眼見曠如霜將茶喝下,悄悄的布置一番,便躡手躡腳的離開客棧,朝著村外密林奔去,此時曠如霜正在房內焦急不已,對著謝小蘭的失蹤感到萬分自責,卻又無計可施,不知不覺間己將假冒掌柜的周濟世送來的茶水喝去半壺,忽然間由房外傳來機簧響聲,一道白線破窗射入,曠如霜身形一閃,急喝一聲:“什么人!”即時穿窗而出。

待曠如霜飛身而出,只見四處空蕩蕩的,那有絲毫蹤跡,再回到院內一看,只見地上插著一支弩筒以及一支線香,機簧上綁著一條細線,仔細一看,線上還存有燒灼過的痕跡,分明是一般江湖宵小所使用的定時弩,待回到房中一看,地上一顆白色彈丸正緩緩冒出裊裊輕煙,曠如霜急忙屏住呼吸走近一看,卻是一團紙團。

曠如霜心想此事必和謝小蘭有關,為恐中毒,急忙將門窗打開,靜待煙霧散去之后,言才取來竹筷,小心翼翼的將紙團攤開,原來紙團之內尚包著一顆赤色彈丸,紙上草草寫著:“為報大鬼之仇,暫借謝小蘭一用,如欲尋人,今夜亥時村郊密林見,過時不候,后果自負。”其上并未具名,曠如霜一聲怒哼:“藏頭藏尾的鼠輩,要是蘭妹有什么差錯的話,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

見到周濟世的留言,曠如霜雖然心中隱隱覺得不妥,但由于目前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,不得不走上一回,曠如霜暗想:“只要自己小心提防,我不信他能弄出什么花樣來。”看看時間尚早,曠如霜心想還是早些時候到達,也許可以撞破這奸賊的詭計,當下毫不遲疑,立即朝村外疾奔而去。

待曠如霜到了村外,在約近樹林時,隨即緩下身形,雖然四下一片漆黑,可是曠如霜的功力深厚,藉著微弱的星光照耀,依稀可見林中一條灰色身影正在地上忙碌著,不知在作些什么,一旁地上還有一個大約人大的長形包裹,推想正是謝小蘭,曠如霜急忙提起輕功,藉著林木的掩蔽,悄悄的朝著地上包裹移近,打算先將謝小蘭救出,然后再好好的教訓這個惡賊一番。

周濟世表面上十分忙碌,其實早己見到曠如霜的身影,當下裝作一無所知的樣子,靜待曠如霜入彀,只見曠如霜慢慢掩近包裹,看周濟世尚離約有三丈之遠,立即毫不遲疑飛身上前,伸手抓向地上包裹,方一觸及,只覺手上傳來一陣刺痛,暗道一聲不好,由包裹中冒出一陣白煙,隨即將曠如霜整個包圍住,禁不住起了一陣暈眩,伸手一看,幾個針刺小孔正泊泊冒出黑血,曠如霜暗道:“好厲害的毒藥!”才一轉眼間,整只右臂已毫無知覺,這時耳中傳來周濟世的陣陣狂笑,急忙將右肩井穴制住,以防止毒氣蔓延,并運功逼住毒氣,正待擒住周濟世以逼出解藥以及追問謝小蘭的下落,誰知舉目一望,原本矮小的樹林竟突然變成參天巨木,那還能見到周濟世的身形。

周濟世一見曠如霜中計,不由得一陣狂笑,原來他早就料到曠如霜必定不會依時前來,因此才以定時弩將紙條留給曠如霜,同時先前茶水之中早已加入慢性的散功粉,那怕她功力再高,最后中毒受擒只是遲早的問題罷了,同時為了安全起見,又在四周布下了逆行八卦陣,經過這番周密的計畫,就不信曠如霜還能逃出他的手掌心去。

曠如霜一看四周景物全變,心知又再落入陣勢之中,此時腦中陣陣煩躁,那還能細查到底是何種陣勢,于是盤坐在地,打算先將毒氣逼出體外,再好好詳查出陣之法,誰知方一坐定,突然傳來陣陣暗器破空聲,原來是周濟世為恐曠如霜功力太強,到時真要讓她將毒逼出,豈不麻煩,于是在外以暗器搔擾,好讓曠如霜無法運功。

曠如霜正待提聚功力,卻不時受到周濟世的干擾,只覺腦中陣陣的暈眩感越來越重,同時全身勁力正一點一點的流失,最后只覺一陣天旋地轉,再也坐不住身形,只聽周濟世說道:“看你還不倒!”便失去知覺。

看到曠如霜終于中毒倒地,周濟世又是一陣狂笑道:“我呸!什么瀚海青鳳,武功再高有什么用,到最后還不是任我宰割,哈哈哈  ”說完,隨即進入陣中,制住了曠如霜的軟麻、氣海以及昏穴,又取出繩索將曠如霜捆綁個結結實實,這才撤去陣勢,看樣子周濟世對于曠如霜還真不是普通的懼怕,先從懷中取出一顆藥丸塞入曠如霜口中,再一把挾起了昏迷中的曠如霜朝著藏身的大牛家中奔去。

回到大牛家中,周濟世心想兩女如今在村中可算是人盡皆知的知名人物,要是就此失蹤的話,說不定又引起一場風波,雖然自己不怕村民干擾,可是萬一引起注意,到時候橫生枝節,說不定又引出什么麻煩,于是又朝客棧奔去,悄悄將兩人的行囊收拾妥當,再將掌柜放回原位解開禁制之后,又在桌上放置一錠銀兩,留下一張字條寫著:“急事離去,不待告知。”這才又回大牛家中,經過一夜折騰,周濟世著實有些困倦,雖然面對著兩個如花似玉的絕世美女,卻是覺得有些欲振乏力,心想反正時間多的是,還是好好的養精蓄銳,待體力恢復過來之后,再慢慢收拾兩人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休息了一晚,周濟世將二女搬出,望著兩人天仙般絕美的容貌以及玲瓏有致的身段,不禁興奮得全身急抖,心中暗自思量,難得有這么好的貨色,只玩個一、兩次實在太可惜了,可是兩人的武功那么高,留在身邊也是危險,況且曠如霜看來也不像謝小蘭那樣容易對付,經過一番思量,心中暗暗拿定主意,便從懷中取出了散功丸,喂給兩人服下后,再拿出了秘制春藥喂給了曠如霜服下,此藥雖然發作緩慢,可是后勁極強,與一般淫藥不同的是須經多次交歡方可退盡藥力,同時每次發作后,須歷經三、四個時辰后才會再度發作,其最甚者每次發作之勁道都比前次要強烈,到最后即使藥力退盡,中毒者早已習于淫欲,周身變得敏感異常,只須稍加挑逗便會欲念叢生,由于煉制不易,乃是周濟世珍若拱璧,決不輕用的采花利器,原本是應大鬼之邀,帶來要用在車雪晴身上,打算要好好的折辱她,現在正好用在曠如霜身上,想想倒也不虛此行。

喂完兩女服藥之后,周濟世運指再度制住了曠如霜的軟麻、氣海及關元等穴,這才開始動手解除曠如霜的周身衣物。

隨著曠如霜的衣服的解除,一個粉雕玉琢的胴體漸漸的顯現出來,直叫周濟世的肉棒暴漲欲裂,差點連鼻血都流出來,只見她一身瑩白如玉的肌膚,宛如玉美人般閃閃發光,胸前兩座高聳堅實的乳峰,雖是躺著,仍如覆碗般高高挺起,胸前那兩顆淡紅色的蓓蕾,只有紅豆般大小,尤其是周邊的一圈如葡萄大小的乳暈,呈現出淡淡的粉紅色,不細看還看不出來,看了更是叫人垂涎欲滴,再加上那纖細的柳腰,只堪一握,玲瓏小巧的肚臍眼,看得周濟世快要發狂,情不自禁的抓住兩顆堅實的玉峰,肆意的玩弄起來,只覺觸感滑潤,滴溜溜的彈性十足,心中不禁暗贊真是十足的尤物,手中的力道不自禁的又加重了幾分,張開血盆大口,就是一陣滋滋吸吮,還把整個臉湊上去不停的磨蹭著。

曠如霜雖是在昏迷之中,可是在周濟世狂熱的輕薄之下,身體也漸漸起了反應,鼻中的呼吸漸漸濃濁,一股如蘭似麝的氣息逐漸迷漫在空中,雙峰上的蓓蕾也慢慢的挺立起來了。

輕薄了一陣子,周濟世開始脫下曠如霜的下裳,一雙宛如春筍般嫩白的修長美腿,渾圓挺翹的美臀,全身上下找不到任何瑕疵,兩腿交界處,一條細長的肉縫,搭配著若隱若現的疏疏幾根柔細的茸毛,真是渾身無一處不美,無一處不叫人目眩神迷,真叫人恨不得立刻提槍上馬,快意馳騁一番。

此時的周濟世強忍下滿腔的欲火,心想如此尤物,若不澈底的征服她,豈不是白費了這一番苦心,更何況還有個謝小蘭,此次若不一箭雙雕,雙雙收為禁臠,怎么對得起自己所下的一番苦心?

打定主意后,便將曠如霜手腳大開的綁在床上,并制住了她的啞穴,再拖出謝小蘭來,和曠如霜并排放在床上,只見兩具雪白的胴體并列眼前,各有擅長,謝小蘭有如一顆鮮嫩爽口的青蘋果,清甜中帶著羞澀,讓人忍不住想咬一口,而曠如霜則像一顆成熟的水蜜桃,叫人看了不禁垂涎三尺,由于昨天走得匆忙,因此謝小蘭的胯間還是一片狼藉,于是周濟世將謝小蘭帶到浴室,心想:先來洗個鴛鴦浴,再一步步按計劃進行!

打定主意后,周濟世抱起謝小蘭,坐進浴盆內,將她的兩腿分開跨坐在自已腿上,左手繞過謝小蘭的背臀,中指“滋”的一聲,老實不客氣的插進謝小蘭的秘洞內,便是一陣快慢的抽插摳挖,右手抓住胸前椒乳,開始輕輕的揉搓,一張嘴更湊到謝小蘭的右乳蓓蕾,一陣輕咬慢舔,直到謝小蘭的秘洞內開始濕潤,才解開她的穴道,同時口上手上,毫不停歇的肆意輕薄。

正在昏迷中的謝小蘭漸漸被一陣酥麻的快感喚醒,口中不自禁的嚶嚀一聲,慢慢的睜開眼睛一看,面前一張猥瑣的臉孔映入眼簾,赫然竟是昨天的淫賊,定神仔細一看,兩人居然一絲不掛的坐在水盆中,周濟世正手口并用的在自己身上大肆肆虐,內心一慌,急忙死命的掙扎扭動,只見周濟世緩緩抬起了埋在胸前的頭,滿臉淫笑的說:“好老婆,你醒了嗎,我侍候得你舒不舒服?”

話一說完,立刻又加重了手上的力道,同時更將左手的姆指伸向菊花蕾處,一頂一頂的刺激著謝小蘭,經過兩度云雨的謝小蘭,雖然覺得羞愧萬分,可是還是被那股酥癢的感覺刺激得鼻息咻咻,好不容易打起精神,打算提起真氣,一掌殺了這個在自己身上肆虐的淫賊,誰知丹田處空空蕩蕩,那還有半點勁力,不由得駭然的道:“你  ”身體一陣的掙扎扭動,兩手更使勁的推拒著周濟世。

周濟世邊淫笑的道:“我什么,昨天侍候你侍候的不舒服嗎?沒關系,咱們先來個鴛鴦戲水,然后我再好好的賣力,保證讓你欲仙欲死,如登仙境,你說好不好啊  ”話一說完,手上又是一陣強力的抽插揉捻,殺得謝小蘭混身一軟,鼻中不自覺的一陣輕哼  經過兩度云雨的謝小蘭,雖然心中老大不愿意,可是肉體卻不爭氣的起了反應,只見她雙頰泛紅,星眸微閉,鼻中一陣咻咻急喘,混身癱軟如綿,緊緊的依偎在周濟世的身上,令周濟世更加的興奮起來,一張嘴更移到玉頸上、耳朵旁,一陣舔舐狂吻,令謝小蘭更加的狂亂起來,雖然理智上不斷提醒自己不能如此,可是全身酥軟無力,推拒著周濟世的手卻像是在輕撫著周濟世的胸膛,口中更開始傳出陣陣淫糜的嬌吟聲。

周濟世一看,心想也差不多是時候了,便在謝小蘭的耳邊輕聲的說:“好蘭妹,這不是很舒服嗎,這才乖,等一下老公我一定會讓你更舒服的,乖乖聽話,來  ”說完,又湊上謝小蘭的櫻唇,就是一陣吮吻,狂亂中的謝小蘭,那經得起周濟世如此的挑逗,再加上周濟世在耳邊的綿綿細語,腦中一片迷茫,下意識的張開檀口,便和周濟世入侵的舌頭糾纏了起來,鼻中更傳出令人銷魂蝕骨的哼叫聲。

周濟世的舌頭在謝小蘭的口中肆無忌憚的翻攪了一會兒,對謝小蘭的反應十分滿意,同時胯下的肉棒也暴漲欲裂,于是將另一只手也伸向謝小蘭的圓臀,雙手托起美臀,就這樣抱起謝小蘭柔嫩的嬌軀,此時的謝小蘭正被周濟世的挑逗刺激得全身酥麻酸軟,忽然覺得身體一陣搖晃,不自覺的把手勾在周濟世的頸上,雙腿更是緊緊的盤在周濟世的腰臀處,一顆嫀首無力的靠在周濟世的肩膀,好一副香艷迷人的綺麗風光。

此時的周濟世又在她香墜般的耳垂上一陣輕輕啜咬,說:“娘子,春宵一刻值千金,別再浪費時間了,我們再來個梅開三度吧!”同時舉步向房間走去,停留在秘洞中的手指更是毫不停歇的翻攪摳挖,頓時將謝小蘭殺得頻臨崩潰,仿佛溺水的人抱住浮木般無力的緊抱著周濟世的身體,口中輕喘著說著:“啊  不  不要  求求你  放了我吧  ”

周濟世一聽,哈哈大笑著說:“好娘子,為什么不要呢,難道我弄得你不夠舒服  不然  既然你不要,那我也不勉強你,我就去找你的霜姊姊來煞煞火了  哈哈  ”

謝小蘭一聽,心中一驚,頓時整個神智清醒了過來,急忙問道:“你說什么  ”周濟世回道:“怎么,聽不清楚,我這可是正宗的官話。”說完,另一只手更在謝小蘭的菊花蕾處輕柔的撫摸。

此時的謝小蘭已無暇去顧及周濟世的輕薄,急忙再問說:“你剛剛說什么,你把霜姊怎么了  ”

周濟世淫笑著回答說:“嘿嘿  怎么了,她既然來找我,我又怎能不收了她呢,嘖嘖嘖  可真是個天生尤物,看得我心癢癢的,要不是我喜歡你,早就將她給用了,那還留得到現在  現在既然你不要,我去找她好了,對了,你也沒見過吧,就帶你去見識一下,真可說是美的不可方物,令人無法形容,比你還要美上十分呢,真要謝謝你成全我了,哈哈哈  ”話一說完,已走到房間內,將謝小蘭放到床上,就伸出手到曠如霜的酥胸上輕輕的揉搓,又對著謝小蘭說:

“你看看,光是這對奶子你就比不上了,又大又挺,觸感又好,別的地方更不用說了,現在既然你不要,那我就不客氣了  ”

謝小蘭心想,自己已非完壁,一次和十次又有什么分別,看樣子霜姊還未讓這淫賊給糟蹋過,倒不如犧牲自己,至少可以保住霜姊的清白,她也不想想,落到餓狼口中的肥肉那有可能再吐出來的道理。

心中打定主意,一咬牙,對著周濟世說:“如果我答應的話,你是不是就放過霜姊  ”

周濟世心中一陣暗笑:笨丫頭,果然一步步照著我的計劃,這下子看你還能逃出我的手掌心。

于是抬頭回答說:“那是當然啦,不過還得看你的表現,好老婆,你如果乖乖聽話,讓我舒舒服服的,我又怎會去找別人呢  ”

謝小蘭一聽,說道:“那你先放了霜姊,我全都聽你的。”

“小傻瓜,剛剛不是說過了,那要看你的表現,要不然我將人放了,你又不答應了,那我不是兩頭都落空嗎  ”

“那  你要我怎么做  ”謝小蘭認命的問道。

周濟世嘿嘿的笑了笑說:“你只要乖乖聽話就好了,不過我先提醒你,最好不要打什么歪主意,你霜姊身上早就被我下了獨門毒藥,我要是死了,她也活不成了,哈哈  ”

謝小蘭心中一陣激憤,咬牙罵道:“你真卑鄙  ”

[email protected]
上海期货配资交易